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零四章,朝廷的議會

畫面一轉。

東京宮殿之內,朝堂之上,趙佶頂著一個黑眼圈,坐在皇帝的寶座上。

一臉的犯困,只因,他昨天又在御香樓過夜了。

太監侍奉在趙佶旁邊,文武百官位於左右,商議國家大事。

“官家,臣有事要上奏”

文官之中,一位老臣站了出來,正是那戶部尚書。

“愛卿有事,儘管說來”。

趙佶有氣無力的敷衍道。

“官家,那梁山賊寇,日益猖獗,大舉販賣私鹽”

“現在的山東地界,私鹽氾濫成災,官鹽賣不出去,已經極度的影響到官鹽的稅收”

“如果這樣下去,今年的官鹽稅收,後果不堪設想,請官家派兵去征討那梁山賊寇”。

戶部尚書用力的說道。

“是啊,官家”

“那梁山賊寇實在可惡,不可不徵,私鹽氾濫,已經影響到國之穩定,必然派爾討伐,蕩平那梁山賊寇”

“還百姓一個公道,還天下一個乾坤”

“罪書難載,一定殺掃那梁山賊寇,否則我大宋天下永不安寧”!

……!

朝堂上的眾臣子難得一次同仇敵愾,對梁山口誅筆伐。

他們在私底下已經商量過了,現在李烈一行人在梁山販鹽,那質量就是碾壓他們的官鹽。

已經大大的影響到了他們的利益,要知道,他們作為地頭蛇,是直接和朝廷的賣鹽機構有合作的。

再這樣下去,就要虧錢了!

官鹽不單單是朝廷的錢袋子,也是他們這些中央官的收入之一。

“那梁山賊寇李烈,實在可恨,不過,朕不是已經任命高廉為節度使,1訓練兵馬,明年討伐他們了嗎”!

“販賣私鹽的現象,在百姓之中一直都有,就他梁山那破水泊,能有多少私鹽產出”

“諸位愛卿,怎麼如此火急”!

在張叔夜大敗之後,趙佶開始派人收集有關李烈和梁山的一切資訊。

對於李烈販賣私鹽,他是一直知道的,糧食水泊那地,李烈就算是找到一鹽地,又如何能夠和朝廷相比,只不過是一,等死之輩。

趙佶已經準備好了,等朝廷明年騰出手來,就派兵收拾梁山,順便把這些賣鹽的錢全部納入他趙佶的私人內庫之中。

“官家,這是梁山販賣的私鹽,這是我們朝廷的私鹽,你看看”?

就在趙佶不以為意的時候,戶部尚書掏出了提前準備好的兩袋鹽。

左邊一袋,先開啟的是朝廷的青鹽,顆粒飽滿,青白乾淨。

右邊一袋,開啟的是李烈的私鹽,如同雪一般,更加的細膩,顆粒分明,如同雪一般。

這一對比,青鹽瞬間就沒有了優勢和賣相。

更何況,私鹽的價格,比青鹽還要低上幾倍不止。

別提,百姓可用不起青鹽,他們用的一般都是粗鹽,這粗鹽的價格,比雪鹽還要高上一些。

這一比對之下,哪怕是朝廷強制,也改變不了百姓的購買啊!

“那梁山賊寇難道所有的私鹽,都是這種品質”?

趙佶眼睛瞪的老大,不敢相信,他李烈一個水寇,鹽販子,現在的質量比朝廷的還要好,這直接倒反天罡了啊!

“回官家,是的”!

戶部尚書一拱手,鄭重的說道。

“那這種雪鹽的產量,有多少,莫非,足夠令一府之百姓夠用?

趙佶懷疑道。

“回官家,不止,不單是京東西兩路的百姓在用,這雪鹽,更是在那梁山賊寇的陰謀之中,已經大量的流入江南之地”。

戶部侍郎從佇列之中一步踏出,回答了趙佶

“這,諸位愛卿,有何計策,可令那梁山賊寇的私鹽敗北,扭轉戰局,令朝廷的官鹽重入百姓家中”!

趙佶這一看,頓時就沒有那麼淡定了,鹽鐵一直是朝廷的重要收入來源,國之根本。

他再傻也知道,一旦私鹽繼續在天下之間流通,那麼大宋的經濟就會出問題。

別的不說,稅收就會大打折扣,這肯定不行,頓時把目光看向高俅。

“要是這種蹴鞠,或者攻擊哪個和官家不對付的政敵,他肯定行,像這種販賣私鹽,質量問題,他有個屁的辦法”!

高俅把頭一低,準備裝作沒看到,以此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