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8章 雲舒姑娘出事了

回京的一路上。

賀輕塵臉都是臭的。

他原想著,他的阿荑總算是答應將那臭丫頭支走了。

哪知,被她給騙了。

也是。

是他光顧著生悶氣,都忘了端午將至的事兒了。

其他事,可以叫旁的人去處理。

但端午宮宴,他們還是得去一趟,露一下臉的。

何況,他和阿荑成婚後,還從未帶著她出現在朝臣命婦貴女,宮中嬪妃眼前。

總要露一露臉,免得以後再有人不長眼。

賀輕塵自我說服了小半日,哪知,上了馬車,見到好整以暇地坐在沈歸荑身邊的幼白,他便再也繃不住了。

他們這一行,後邊跟著好幾輛馬車。

有運載行李的,也有下人婢女乘坐的,幼白完全可以另外找個馬車坐。

然而,她一點兒下車的意思都沒有。

沈歸荑縱著她。

賀輕塵也不捨得叫沈歸荑為難。

這一路上,他幾次想與沈歸荑說話,都生生地被幼白給截住了話頭。

她一會兒說這個點心好吃,一會兒說那個桃子很香。

總之,就沒個消停的時候。

賀輕塵冷著一張臉,雙手抱在前邊,閉上了眼,權當看不見,聽不到。

沈歸荑在應付幼白的間隙偷偷看他。

他當然能感覺到沈歸荑的視線,但他仍是氣哼哼地側過頭,不搭理她。

沈歸荑想了一下。

她緩緩地挪到賀輕塵身側坐下,故意用手肘動了動賀輕塵。

賀輕塵身子紋絲不動。

幼白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裝傻道:“師姐,你坐那兒幹嘛?這大夏天的,兩個人擠著,多熱啊?你快別擠著王爺了,快過來我這兒。”

沈歸荑瞪了她一眼。

賀輕塵卻是猛地睜開眼,鷹隼一般的眼神,狠狠地剜在幼白身上。

他神色冷厲,一把將沈歸荑摟住:“哪裡熱了?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懂什麼叫夫妻恩愛嗎?王妃那是想親近本王,你若是看不慣,你倒是下去啊。”

賀輕塵連珠炮似的開口,話語裡,滿是惱怒與傲嬌的不悅。

幼白和沈歸荑兩人皆是愣。

尤其是幼白。

她張了張口,想說什麼,最後卻還是抿了抿唇,冷哼了一句,不吱聲了。

沈歸荑輕輕地拍開賀輕塵的手:“別胡說。”

“本王哪裡就胡說了?哼。”賀輕塵冷哼,“還有,你為何總叫她什麼師姐?你們,不是義姐義妹嗎?怎的就變成師姐師妹了?”

“……”

“字面上的意思唄,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跟您有什麼關係?”幼白漫不經心地解釋,像是突然扳回一城般,滿臉的得意。

賀輕塵沉默了一下:“罷了,左右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

“切……”

幼白冷嗤。

沈歸荑拍了一下她的手臂,瞪著她道:“幼白,你之前不是說,騎馬自在,更喜歡騎馬嗎?我叫週迴他們空一匹馬出來,你去騎吧。”

賀輕塵聞聲,心下一喜。

幼白怔住:“我沒說更喜歡騎……”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沈歸荑打斷:“快去吧,騎馬自在些。往日裡,我們也沒什麼心思看京城這一路的風景,你正好看看,回去再與我說說。”

“……”

幼白癟了癟嘴,對上了沈歸荑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