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四章 卓文君得決心

鄴城石虎坐在皇位上聽著士兵說呂布十幾萬大軍被打退了,氣的都要吃人了,呂布是廢物麼,這麼多人打不過一個守軍不到一萬得郡城,就連大旗都叫人砍了,石虎憤怒得看著一個宮女說道:“來人,把她給我煮了下酒。”

士兵直接衝了進來給石虎磕頭說道:“是陛下。”

說完就要壓著宮女,小宮女被石虎嚇得愣在原地,反應過來之後直接跪地磕頭求饒道:“陛下饒命啊,陛下饒命啊。”

石虎一揮手,士兵直接壓著小宮女下去了,坐在椅子上得劉秀眉頭緊鎖看著石虎一言不,石虎太殘暴了,就這樣殺了一個無辜得小宮女,但是現在得劉秀也沒有辦法,自己現在勢單力薄根本不是石虎得對手,也不知道賈詡和賈復那邊怎麼樣了。

長青城城主府,江楓昨晚就醒了,不得不說身體是真的好,早上就出來躺在椅子上曬太陽,卓文君在照顧江楓,端茶倒水得,弄得江楓很尷尬,叫卓文君去忙自己得事情卓文君也不去就陪著江楓,把事情都讓給了歐陽修,歐陽修對於卓文君也沒有辦法,從小看著長大的,就和親妹妹一樣,能不寵著麼。

就在卓文君想去給江楓那吃的回來,剛想放在桌子上,突然一根長矛向著卓文君後背打去,然而卓文君並沒有現,江楓看著向著卓文君後背打去得長矛,直接趴在卓文君後背上,長矛打在江楓後背疼得江楓哀嚎了一聲,卓文君也知道了生得事情,江楓一下子把卓文君拉開,自己被下一擊打到在地口吐鮮血,刺客哈哈大笑得長矛一扔砸在衝過來得人身上,之後在腰間拿出一併長劍抵在卓文君脖頸上哈哈大笑。

士兵看到有人打江楓就大喊道有刺客,遠處得都跑了過來,但是看著長劍抵在卓文君脖頸都不敢亂動,江楓吐了一口鮮血扶著椅子站了起來笑著看著刺客擦了擦嘴角得鮮血說道:“你放開她,她一個女子你就算殺了他也沒有什麼用,只要你放了他,我任你處置,就算殺了我都可以。”

說完江楓向著刺客一步一步得走去,刺客看著江楓笑著說道:“你就是勇猛將軍江楓吧,我兄長來偷襲城主府就是因為你才失手得,叫趙雲和薛仁貴打退了。”

江楓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就是我,所以你是不是應該放了這個姑娘。”

這個刺客正是李逵,宋江叫他來城主府參軍,到時候進攻城主府得時候好裡應外合,沒想到他那天喝多了自己偷偷躲起來睡覺了,醒來知道自己兄長敗了逃走了,氣的怪自己喝酒誤事,今天又聽說北冥魚帶著一群人去偷襲兄長,而且新來的安敬思實力極強,知道兄長這次凶多吉少,想著劫持歐陽雲娜或者卓文君威脅北冥魚放了兄長,只要兄長不死就行,李逵不管那麼多,所以看著江楓和卓文君在一起就出手了。

李逵看著江楓哈哈笑著說道:“那好你來叫我刺一劍我就放了這個姑娘。”

江楓沒有猶豫得走了過去說道:“可以。”

看著江楓走了過來卓文君哭著說道:“將軍不要啊,小女子不值得將軍為了小女子丟命,將軍你快走啊,別過來。”

江楓聽著卓文君的話笑著說道:“文君別怕,我會安全得救你得。”

說完江楓靠近了李逵,李逵看著江楓過來哈哈大笑,直接拿劍一劍刺在江楓左胸口上,之後哈哈大笑,左手還抓著卓文君脖頸,江楓被刺了一劍痛的低下了頭,李逵仰頭哈哈大笑,江楓看準時機直接承受著劍穿過自己身體,長劍頓時穿透江楓身體,只剩下一個劍柄在外面,右手揮舞打掉了抓著卓文君脖頸得李逵得手,之後抓著卓文君得肩膀右腳抬起踹在李逵肚子上,李逵頓時被踹的後退幾步,江楓右手一推把卓文君推開之後右手抓著劍柄一下子把刺在自己身體裡得長劍拔了出來,李逵回過神直接赤手空拳得向著江楓打來,但是被江楓傷口噴出的血噴了一臉,江楓長劍揮舞一劍刺在李逵脖頸上,李逵雙手抓著長劍口吐鮮血,江楓用力拔出長劍直接倒地昏了過去口吐鮮血,李逵捂著自己得脖頸不甘得倒地,卓文君看著倒地得江楓哭著來到江楓面前捂著傷口。

北冥魚這邊羅士信手中鑌鐵霸王槍連連揮舞,但是沒有佔到一點便宜,安敬思力氣並不比羅士信小,而且還有馬的優勢,北冥魚一群人就看著兩人交戰沒有動手,反倒是薛仁貴和趙雲都拿出長弓準備隨時射殺羅士信。

交戰了過百回合安敬思看準時機左手畢燕撾直接勾住了羅士信得鑌鐵霸王槍,之後右手禹王槊揮舞打向羅士信,羅士信避無可避驚恐得像個孩子,就在這時一杆長矛擋住了安敬思得禹王槊,正是秦瓊,秦瓊看著北冥魚喊道:“城主,士信是被奸人蠱惑,還請饒了士信一命。”

北冥魚看著戰鬥都已經這樣了一擺手說道:“生擒羅士信,拿下宋江,把那個假秦瓊抓起來。”

聽著北冥魚的話趙雲直接衝了過去一槍打在羅士信腿上,羅士信頓時一個腿跪到在地,薛仁貴和典韋直接殺向宋江,假秦瓊不是一合之敵直接被打倒在地,典韋抓著宋江,許褚抓著吳用,薛仁貴提著假秦瓊直接往臉上一抓,把假面具抓掉,之後扔在還在和安敬思較勁得羅士信面前,羅士信看著假秦瓊頓時大怒,丟掉鑌鐵霸王槍不在和安敬思糾纏,之後抓著假秦瓊大喊道:“就是你假扮兄長騙我,害得我差點殺了真兄長,看我不把你頭揪掉。”

說著就抓著假秦瓊的頭就要揪下來,安敬思放開了秦瓊,秦瓊大喊道:“士信不可,要等城主大人定奪。”

羅士信大喊道:“兄長,他敢假扮你騙我,我一定要殺了他。”

說完羅士信就把假秦瓊得頭揪了下來,頓時鮮血噴出,看得北冥魚脖頸一涼啊,好傢伙真狠啊。

宋江看著宋四被羅士信把頭揪了下來,頓時大喊道:“小四。”

但是人都死了喊有什麼用,自作自受啊,北冥魚看著宋江一臉得憤怒,宋江剩下的二十幾個手下都被砍死,北冥魚一臉陰沉得說道:“來人,把宋江和吳用綁起來,直接給我五馬分屍。”

聽到北冥魚的話,宋江和吳用頓時驚慌了起來,沒想到北冥魚這麼狠,兩人接連求饒,但是根本無濟於事,北冥魚怎麼可能放過他們,士兵聽著北冥魚的話,直接用繩子把兩人手腳和頭都綁了起來,之後騎馬來到各個位置,宋江兩人還趁著繩子沒有拉緊得時候解著繩子想解開,但是士兵都繫上了那是說解開就解開的,伴隨著一個士兵喊道拉,頓時五條繩子拉緊,宋江和吳用直接被拉了起來,之後馬沒有任何停頓把兩人分屍了,北冥魚看到兩人被分屍並沒有那麼大得喜悅,嘆氣一聲說道:“走吧回去,秦瓊你和羅士信也一起回去吧,他們得屍體不用管,叫野狗分食,回去就不關你兩人了,羅士信傷了江楓,叫他給江楓磕頭賠罪,之後你兩人去長青城做二十天苦工,如果過了那時候你兩人願意參軍就參軍把,不願意我也不強求,但是但凡你倆人敢有任何謀反之心,我定不饒恕,走。”

前面北冥魚聲音還有點嘆息,後面聲音很強硬還有點怒火,說完直接驅馬走了,秦瓊拉著羅士信上了馬說道:“走吧士信,長青城城主是個好人,兄長得命都是他救的,而且今天也饒了你一命,我們要好好報答城主。”

羅士信聽著秦瓊的話把秦瓊得武器遞給秦瓊也上馬了說道:“全聽兄長安排。”

兩人趕著大部隊回長青城了,北冥魚到是不擔心秦瓊跑了,因為他得為人做不出那事,能做出來也不會叫宋江迷暈綁起來了。

北冥魚帶著人回到長青城回到城主府,聽到江楓又受傷了急忙向著江楓得住處跑去,只見外面陳金定和穆桂英都在,卓文君哭的眼睛都腫了,看到北冥魚來直接跪在地上哭著說道:“城主,我。”

北冥魚看著卓文君跪下直接拉著卓文君打斷了卓文君說道:“文君你先起來,江楓怎麼樣了。”

卓文君跪在地上不起哭著說道:“傷的很重,孫思邈神醫在救治都是為了救我,我真該死。”

北冥魚眉頭緊鎖,江楓這倒黴孩子也真夠倒黴的,今年不過才十八歲,也是一個大好少年,沒想到會這樣,接連受傷,哎這命啊。

北冥魚又看著跪地得卓文君拉著卓文君說道:“文君你快起來,要是雲娜知道你跪下了不是該生我氣了。”

卓文君沒有起來看著北冥魚哭著說道:“城主,你讓我說完你答應我我就起來。”

北冥魚聽著卓文君的話嘆息一聲放開了卓文君說道:“好吧你說吧。”

卓文君點了點頭哭著說道:“求城主給我和江楓賜婚,這次不管他能不能好,他生我就嫁給他,他死我就終身不嫁為他守墓度過一生。”

聽著卓文君的話,北冥魚對於這個四大才女之一得卓文君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但是還是嘆息說道:“文君我不能答應你,一切都要等江楓醒來再說,他現在昏迷我不能替他做決定,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他醒來同意了,我一定給你二人風光大辦。”

聽著北冥魚的話卓文君大哭起來,北冥魚叫陳金定和穆桂英把卓文君扶起來之後叫士兵拿來椅子叫卓文君坐在椅子上,對於這個歐陽雲娜得好姐妹,自己得小姨子北冥魚沒有什麼辦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知過了多久孫思邈出來了,一臉的疲憊,臉上都是汗水,北冥魚急忙走過去問道:“神醫,江楓怎麼樣了。”

孫思邈嘆息得搖了搖頭說道:“傷的太重了,我開了一副藥,這次能不能醒過來就看天命吧。”

北冥魚聽著孫思邈的話不由得後退一步,卓文君更是大哭起來,北冥魚強穩了穩身形笑著說道:“辛苦神醫了,神醫去休息一下吧。”

孫思邈點了點頭說道:“城主大人,那小人就告退了。”

北冥魚點了點頭叫人帶著孫思邈去休息,雖然一直沒有給孫思邈官職只是北冥魚覺得孫思邈這種神醫不需要官職那樣會束縛孫思邈,但是說過所有人都要對孫思邈尊敬有加,而且孫思邈需要什麼藥要即刻送過去,銀兩什麼的要多少給多少,不需要和自己稟報,所以孫思邈在長青城得地位很高,將士都很尊敬孫思邈,而孫思邈也很節儉,除了草藥別得根本不要,每日得吃食都是北冥魚叫人送去得,可以說除了官職應有盡有,而且孫思邈也不在乎那些虛名,每日都治病救人,在城中開設醫館幫助百姓,不收一文錢。

北冥魚叫士兵好好照顧卓文君和江楓,為了怕士兵和卓文君男女有別還叫了幾個侍女照顧卓文君,但是以卓文君得性格決定得事基本上不會改變。

北冥魚來到一個亭子裡抽著煙想著一些事情,系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真是頭疼啊。

正午時分北冥魚叫人給趙老爺拉到東門外準備斬,東門外一群百姓圍在四周對著趙老爺父子指指點點,可以說趙老爺有今天得結果百姓真是大快人心啊,這個欺壓百姓得惡人終於要死了,還有百姓丟爛菜葉打在兩父子臉上,北冥魚在遠處看著沒有走去,而是叫時遷監斬,總不能什麼事都自己辦吧,要不要那麼多手下幹嘛,時遷看著正午時分到了,叫士兵拿來吃食給兩父子吃,兩父子餓了一天多狼吞虎嚥起來,時遷直接一把紅色得令牌扔在地上喊道:“吉時已到,斬立決。”

就在時遷喊完,劊子手拿起大刀剛要砍得時候,只聽遠處傳來馬聲,一道高亢得聲音傳來:“刀下留人。”

北冥魚一起人愣了一下轉頭看去,只見一人騎著戰馬而來打斷了劊子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