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章 、拓戈的親信

郭晨昱靜靜的站在岸邊望著水面,劉青、隋風和吳滿站在他邊上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為了瞭解沉船的情況,他們五人又回到了沉船的水域,楊桐自告奮勇的再次下到水中。

在來這裡之前,吳滿提議要不要他們幾人分成兩路,一路到這裡查探,另外一路混入船工的隊伍裡,藉機進入碼頭。

郭晨昱告訴他,假扮船工混進碼頭太過危險,一旦被現就是死路,絕對不能冒這個險。烏斯人存在碼頭的糧草已經不多了,即便全部運到前線恐怕也只夠幾十萬人多承上幾日。對最終的結果影響不大。

郭晨昱雖然這樣說,但如果能全部毀掉糧草還是最好的。所以才回到這裡看看河道的情況,如果這裡短時間內不能通行,那麼烏斯人只能走陸路。

在碼頭沒有機會下手,但糧草離開碼頭,在途中便可以尋找機會。

楊桐雖然是個木匠,但水性是真不錯。他自己告訴大家,他家就住在濁水邊上,自小就在水中游玩。

濁水乃是大周第二大水流,寬幾十丈,水流湍急,在那裡面練就的水性自然很好。

楊桐上了岸,告訴郭晨昱,烏斯人的幾十艘運糧船沉在水中,堵住了這數里河道,如果是吃水不深的船隻還可通行,烏斯人的運糧船是絕對過不去。要想過必須得把這些沉船打撈出來,但要打撈這幾十艘沉船短時間內是無法完成的。

郭晨昱拍拍楊桐的肩膀,道聲辛苦了,讓他趕緊去把身上的溼衣服換掉。

……

拓戈聽完親信的講述癱坐在椅子上。

沙土城生的事情讓他覺得異常,所以加強了碼頭的防衛。對於第一批糧草的安全他也做了詳細的安排。不但讓坦柏加派了人手,還安排自己的親信隨船監督,免得將士們懈怠。

同時他還讓坦柏安排一隊人馬作為前哨沿河岸探路,防止有人途中設伏。

拓戈的安排坦柏全部照做了,他安排了十多人的小隊沿河岸護航,同時也叮囑坎艾合途中要聽從拓戈親信的意見。

但令拓戈沒想到的是,護衛小隊出了碼頭沒多遠便上了船。

這些烏斯士兵在碼頭裝船已經累的腰痠背痛,現在又讓他們騎馬賓士,自然是有怨言的。

坦柏也知道部下的辛苦,但拓戈的面子他還是要給,就私下告訴坎艾合,離開了碼頭找個合適的地方就讓這十幾人上船歇息幾個時辰再下船。

坦柏這樣做一是心疼部下,再者是他覺得敵人再怎麼著也不會在距離碼頭很近的地方對運糧船下手。

當離開碼頭後,坎艾合把坦柏的想法說給拓戈的親信時,親信也覺得剛剛離開碼頭是安全的,就同意了。他告訴坎艾合,天黑之前一定要讓他們下船。

坎艾合爽快的同意了。但天暗下來的時候他們剛剛進入險灘,親信和坎艾合的注意力都在安全通行上,忘記了此事。

親信事後想起暗自悔恨,但他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拓戈。

沙土城的事情怪罪不到拓戈身上,但運糧船出事兒他脫不了干係。拓戈在朝中本就無根基,這次烏斯王封他為轉運使更是暗中得罪了不少權貴。

如今運糧船出了事情,那些權貴們必定會藉機落井下石。若果烏斯王不保他,他恐怕難逃一死。

但糧草出了問題會讓烏斯王準備多年的南征功虧一簣,烏斯王還會保他嗎?

拓戈正在思索如何讓自己能逃過這一劫,另外一個壞訊息也到了。

按照坦柏所說,他昨夜便能返回,但到了後夜還沒有回來,拓戈放心不下就派人去檢視。

派去的人回來了,帶回來的訊息卻如同晴天霹靂,讓本就備受打擊的拓戈再遭重擊,頓時氣血翻湧無法壓制噴將出來,然後頭一歪暈了過去。

親信一邊讓人去叫醫官,一邊招呼人將拓戈抬到裡間的床上放好。

親信屏退所有人,只留他自己在這裡照看拓戈。看著床上不省人事的拓戈親信思緒翻騰。

親信名叫哈克,不過這是拓戈給他起的烏斯名。他原名叫嶽士謙,是大周人。在他很小的時候同父親一起被人擄到了烏斯。

後來嶽士謙才知道,是拓戈的父親派人把他們父子擄到烏斯的。

那時烏斯王剛剛登上王位,對烏斯朝廷進行一系列的改革,其中一項就是要求烏斯貴族學習大周文化,並把這一條作為日後選拔官員硬性條件。

烏斯王在王城開辦了講授周學的學宮,先生是從大周擄來的,但只有權貴、豪門子弟才有入學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