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3章 遊擊

契丹可汗的憤怒簡直難以想象!要知道,與中原地區不同,遊牧民族動戰爭時對於草料的需求極大。

此次南下作戰,時間節點非常不利——草原上大部分去年積攢下來的草料都已耗盡,所剩無幾。在這個季節,草原部落其實並不適宜出征。

然而,契丹和溪族之所以選擇此刻出兵,正是因為有充足的糧草供應作為後盾。可如今,糧草遭到劫持,這無疑意味著他們即將面臨斷糧的困境。

數以萬計的大軍南征,每天所需的草料數量堪稱天文數字。倘若無法及時獲得補給,他們極有可能無法平安返回故土。

特別是那些戰馬,平時只需投餵一些普通草料即可,但在戰爭時期,草料遠遠無法滿足戰馬的能量消耗,必須提供精心配製的飼料才行。

這種所謂的精飼料,起碼也得是大豆;如果條件更好一些,則需要用到雞蛋。

本來這一切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就在不久前,一個突如其來的訊息讓契丹可汗震驚不已:南方承諾提供給他們的糧草竟然被房俊給劫持走了!這簡直就是要了他們的老命啊!

最近這段日子裡,契丹可汗一直忙著同一件事情——收集草料。然而,由於收集草料的期限還未到,目前能夠使用的草料非常有限,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儲備。

即使勉強擠出一部分,也無法及時曬乾,最終只會變成一堆腐爛的乾草。更何況,雍奴雖並非地處南方,但此刻氣候依舊潮溼異常,草料極易黴變質。

在經歷過最初的憤怒之後,契丹可汗逐漸冷靜下來。他意識到,房俊此人絕非等閒之輩,此前種種或許只是他用來迷惑眾人的障眼法,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誤以為對方只是虛張聲勢、草木皆兵罷了。

如今,契丹大軍的處境變得十分艱難。當初兩萬大軍揮師南下,如今卻只剩下不到一萬五千人,而且糧草供應也開始出現嚴重短缺。

繼續向前推進吧,契丹可汗擔心自己會陷入更深的困境;但若是選擇撤退,又唯恐房俊會趁機在背後緊追不捨、痛下殺手。

“可汗大人,您無需擔憂,我們的大軍已然出征追擊敵軍,您儘可安心。”有人寬慰道。

然而,契丹可汗的面色卻陰沉至極,他憂心忡忡地說道:“只盼此次能夠追回敵軍,否則我契丹大軍恐將陷入絕境。”

此番悍然出兵,本就是孤注一擲,抱著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決心,但如今形勢急轉直下,著實令人憂慮重重。

這一戰已如騎虎難下之勢,若未能擒獲房俊,恐怕還會面臨滅族之災。大唐的赫赫威名豈是輕易可以挑釁的?經此一役,無論勝敗,都必將遭到大唐猛烈回擊。

若是僥倖成功奪得技藝,或許尚有十年時間休養生息,藉助所得不斷壯大自身;但倘若失敗,不僅要承受重錘打擊,更會損失大量兵馬。

此刻,在雍奴廣闊的平原之上,一支軍隊疾馳而去,沿途留下諸多蛛絲馬跡。而在不遠處,另一支強大的騎兵正緊追不捨,他們正是溪族的大軍,其兵力高達六千之眾,無疑是精銳中的翹楚。

“是契丹兵,這些挨千刀的傢伙在毀滅證據。”溪族大軍一路疾馳趕到他們一族存放糧草的地方時,竟然現契丹兵正急匆匆地撤離此地,而且現場還遺留下來不少來不及帶走的物品。

“追!這些可惡至極的契丹人,居然敢搶奪我們的糧草,我就說他們怎麼會突然停下來。”此時此刻,溪族的大將軍終於恍然大悟,意識到原來契丹人所謂的大軍遇襲只是一個幌子,其真實目的就是要搶走他們的糧草。

“殺光他們……”溪族大軍奮起直追,而契丹軍則在前方拼命逃竄,但在度方面還是略勝一籌。

“這些契丹兵應該是精銳部隊,極有可能是契丹軍中赫赫有名的鐵鷂子。”契丹擁有一支實力群的軍隊,號稱鐵鷂子,乃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中甲騎兵,士兵們皆身披皮甲,所騎乘的馬匹也都是一等一的良駒,其整體戰鬥力之強,就連強大的薛延陀部落也要為之忌憚三分。

鐵鷂子的數量並不多,據傳聞甚至不足千人,但卻與此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隊伍規模相當。

每名鐵鷂子皆配備有三匹戰馬,並且每一匹戰馬上都馱載著沉甸甸的包袱,從外觀判斷,裡面所裝之物應該是戰甲無疑。

"毫無疑問就是他們!這些可惡至極的契丹人居然妄圖耍這種燈下黑的手段,只可惜他們的陰謀早已被我們識破!"溪族的軍隊群情激憤,士兵們紛紛怒聲咆哮,每個人身上都散出令人心悸的強烈戰鬥意志,顯然已經做好殊死一戰的準備。

對於一支大軍而言,糧草就如同生命一般重要,如果缺乏充足的糧草供應,那麼整個軍隊將會陷入極度危險的境地。

而現在,他們的糧草竟然遭到了契丹人的洗劫,這讓溪族人如何能夠甘心罷休呢?

"全力追擊!無論如何也要追上那些契丹人,否則一旦讓他們逃脫,他們必定會抵賴到底!"

"立刻派人向可汗傳遞訊息,告知他契丹人搞背後偷襲,企圖玩弄燈下黑的把戲。" 溪族的大將軍行事果斷決絕,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們絕不能退縮示弱,否則契丹人必然會得寸進尺、變本加厲。

"將軍,您的意思是要請可汗率領大軍前來支援嗎?"

“很好!此次務必將糧草奪回,否則我溪族必將陷入險境之中!”溪族大軍窮追不捨,契丹兵落荒而逃,但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溪族大將軍怒衝冠,高聲怒吼著。此番出征太過倉促,眾人皆未配備雙馬,行軍度遠遜於契丹軍。

“大將軍,真相已然大白,且我方手握確鑿證據,契丹人豈敢抵賴?”此刻,全體溪族男兒齊聲怒吼,人人義憤填膺,恨不得即刻與契丹決一死戰。

“他們定然會矢口否認,但那無濟於事。待可汗率領大軍抵達後,我們再前往契丹營地索取糧草。”溪族的大將軍並非愚鈍之輩,儘管麾下擁有六千雄師,但面對契丹仍稍顯不足。他決定等待溪族大軍增援,那時方可對契丹形成有效威懾。

“大將軍,大事不妙!契丹大軍不知何時竟突然現身於前方,來勢洶洶啊!”

就在這個時候,契丹軍自然不會是前來挑釁滋事的,畢竟他們同樣接收到了糧草遭劫的訊息,但在時間上卻比溪族稍晚一步,此刻才抵達此處。

得知糧草被洗劫一空的契丹軍心急如焚,一副豁出去拼命的架勢。這一幕恰好被溪族人盡收眼底,他們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騰騰殺氣。

"這群可惡的傢伙,搶了我們的糧食還不知足嗎?難道真的打算跟我們開戰不成?" 溪族的大將軍凝視著前方,毫不猶豫地下達了全軍備戰的命令,決心要給那些囂張狂妄的契丹人一個狠狠的教訓。

與此同時,契丹大軍也注意到了溪族的軍隊,滿臉疑惑不解,不明白為何溪族的大軍會出現在這裡。

"溪族的......" 契丹大將軍正準備開口詢問,然而,溪族的大將軍卻突然下達命令,只見溪族大軍猶如猛虎下山一般驟然殺出。

"我的天吶!你們瘋了嗎?我們可是契丹人啊!" 契丹大將軍頓時驚愕不已,完全無法理解溪族此舉究竟意欲何為。

結果溪族的大將軍怒吼道:“殺的就是你們契丹狗!”這句話如同導火索一般,瞬間點燃了契丹人的怒火。

要知道,對於契丹人來說,被稱為“契丹狗”可是他們最為忌諱的事情之一。

“殺!”隨著一聲怒喝,兩族大軍如同一股洪流般碰撞在一起,剎那間刀光劍影交錯,喊殺聲震耳欲聾。

雙方士兵們毫不畏懼地衝向對方,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搏鬥。這場戰鬥異常激烈,每個人都拼盡全力,彷彿忘記了一切。

“真是蠢蛋啊,就這樣略施小計就成功了。”程處默嘿嘿一笑,臉上滿是得意之色。他萬萬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順利。

就在一日之前,愛字營成功打劫了糧草,並悄無聲息地讓船隻將其運走。隨後,他們故意將這個訊息散佈出去,第一時間告知了溪族,但卻延遲了小半日才傳給契丹。

接著,愛字營又精心在溪族的戰場上佈下陷阱,等待著溪族大軍的到來。當溪族大軍抵達時,他們便迅撤退。

溪族自然而然地將這一系列事件歸咎於契丹人,於是毫不猶豫地展開了追擊。而此時,契丹大軍也正好趕到,雙方根本來不及思考事情的來龍去脈,便直接陷入了激戰之中。

“老二,此乃妙計啊!對時局的精準把控,這方面我們得向小三好好學學。”尉遲寶琳難掩興奮之情,略施小計,便成功挑起契丹和溪族之間的生死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