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6章 蜀中劫殺險還生

在喬松的精心策劃與運作之下,封地內的各項事務正逐步邁向正軌,各種物資源源不斷地向兩地輸送著。

同時,從這兩處徵調而來的人口也陸陸續續遷往隴西、北地、九原以及雁門等邊境重鎮。單單是隴西一地,僅僅兩個月的時間裡,就已經接納了大約二十萬的新人。

如今,喬松幾乎每天都會接到羋顛和隴西各郡縣官員的奏疏,無一例外都是請求再多分配一些人口給他們。

這些人上任後,對自己管轄範圍內的情況稍作了解,一個個就像餓了很長時間的惡狼一樣,只要一見到有人口湧入隴西,雙眼就會放光,恨不能將所有人都扒拉到自己懷裡。

面對這種情形,喬松心中暗自感嘆,自己這算是養了一群如狼似虎的手下啊!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轉頭吩咐南星將本月的物資清單取來。

拿到手後,喬松粗略翻閱了一下,不禁感到一陣頭痛:“這巴清前往蜀地都快一年了,跟卓氏家族的談判竟然還沒結束,有這麼困難嗎?照我看,她是不是壓根兒就沒想回來啊?”

南星偷偷地笑了笑,君上也是被這些賬冊弄煩了啊。

……

蜀郡,錦官城外七十里……

駕!

巴清趴在馬上,一手捂著胸口,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嗖……

莫得,身後一股勁風襲來。

巴清抓住馬鞍,順勢翻身整個人掛在了戰馬的一側。

幾乎是她剛躲開,一道道彎刀便從戰馬上呼嘯而過。

躲過飛刀,巴清再度翻身上馬,惡狠狠的瞪了眼身後不遠處的殺手:

該死的,君上的預料竟然成真了!這幫虞淵護衛,還真敢和老孃動手!

這些混蛋玩意兒還真是心思深沉,老孃回去探親不動手,和卓氏談判不動手,等老孃放鬆警惕了卻動手了!這下糟了,出來帶的護衛太少,根本沒攔得住這幫傢伙,這下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駕!”

巴清再次抖動韁繩,試圖再次提高戰馬的度。

身後的人緊追不捨。

其中一個領頭的人微微跳起,他的身體以一種獨特而驚人的姿勢站在疾馳的馬鞍之上——金雞獨立。他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前方數丈開外的巴清。接著,他從懷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張墨色的葉子,口中唸唸有詞,似乎在施展某種神秘的咒語。

突然,他的手腕猛地一抖,那片葉子像是被點燃了一樣,燃起熊熊烈火。緊接著,那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的胸口瞬間膨脹到了一個詭異的程度,彷彿要爆裂開來。然後,他用盡全身力氣,朝著燃燒的樹葉猛吹了一口氣。

呼......原本平靜的林間頓時狂風大作,風勢呼嘯著,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攪動了起來。就在這時,一條燃燒著火焰的黑色巨龍從狂風中湧現出來,它張牙舞爪,氣勢洶洶,帶著無盡的威壓和熾熱的氣息,如同一股無法阻擋的洪流,迅猛無比地跨越了雙方之間的距離。

瞬息之間,這條兇猛的火焰巨龍已經來到了巴清的身後。巴清心中一驚,她立刻意識到這是一種極其危險的異術。她不敢有絲毫猶豫,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希望能避免受到傷害。

咚......燃燒的黑龍一頭扎進了地面,出一聲巨響。隨後,它炸裂開來,化作一團遮天蔽日的黑色煙霧,迅擴散開來,將巴清完全吞沒。

這團黑色煙霧濃密而沉重,彷彿要將一切都吞噬進去。

咳咳咳……煙霧似乎蘊含著某種刺激性的成分,一股辛辣的味道直衝入鼻腔和喉嚨,令巴清不禁猛然咳嗽起來。她試圖用手捂住口鼻,但已經太遲了,煙霧已經被她吸入了一些。

頃刻間,她眼前的景象突然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茂密的叢林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巴清心中一驚,連忙伸手緊緊拉住韁繩,想要控制住身下的戰馬。然而,戰馬似乎也受到了驚嚇,出一陣嘶鳴聲,然後人立而起,揚起前蹄。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巴清措手不及,她被戰馬的力量猛地掀翻在地。但她的反應十分迅,在空中一個翻滾,調整好姿勢後才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可就在這時,巴清忽然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她環顧四周,現周圍的環境再次生了變化,原本的萬丈深淵不見了蹤影,轉而變成了燃燒的叢林。

炙熱的火焰帶著可怕的熱浪,炙烤的她的面板都在隱隱作痛,更別提現敵人的蹤影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她明白自己中了對方的幻術。

於是,巴清連忙運轉內息,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

可這個時候,又是一道疾風從背後襲來。巴清下意識的彎腰俯身,躲過了來人的襲擊。追殺她的人眼中閃過一道意外的表情,但隨即出手卻更加狠辣了。

巴清只能憑藉直覺不斷地閃避。

可僅僅幾個回合,她便現,自己內息的運轉出了問題,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而這個時候,那些虞淵護衛卻散開了一些。

“虞大哥,我們對這女人動手,真的沒問題嗎?”一個虞淵護衛有些擔憂的詢問道。

虞子皎滿臉凝重的道:“都已經動手了,還有什麼好猶豫的。秦人的觸手越伸越長,再不想辦法,我族還有未來嗎?”

想起家裡的一雙兒女,還有那溫柔的妻子,虞子皎心裡那一絲猶豫也被他徹底打消。

“拿下吧,這女人身份特殊,以她為要挾或許可以改變我們的處境。這裡離錦官城太近了,拖得時間越長,對我們越是不利!”虞子皎果斷的道。

“好……”

嗖……

卻在這時,一道冷箭突兀的從叢林中射出,瞬間洞穿了剛才回話那人的胸膛。

突兀的變故讓虞子皎臉色大變,還不待他反應過來,密密麻麻的弩箭便如同落雨一般將他們一行人籠罩。

虞子皎果斷的衝向了巴清,試圖將她拿下,以她為人質。他的度非常快,而且身體柔韌遠常人,宛如猿猴一般躲開了那些密集的箭矢,衝到了巴清身前不足三尺。

眼看著虞子皎的手就要扣住巴清那纖細的脖頸了,就在這時,他卻彷彿被毒蛇咬住了一般,緊急剎車,向後倒飛。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