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82章 這裡是塞納河畔勃艮第奧市鎮

蒙蒂埃拉梅聖彼得大教堂建立竣工,至它被羅斯騎兵放了一把大火,前後才不過八個年頭。

自特魯瓦伯爵阿勒蘭二十歲時,在“虔誠者”路易的冊封下正式成為特魯瓦合法的伯爵,那時是公元82o年。

如今已經四十四歲的他,帶領軍隊絕望地站在巴爾河的南岸,看著大教堂在橘紅色的大火中搖搖欲墜。

“我的大教堂!我的大教堂吶!難道尊貴的阿雷馬爾大人已經殉道?!”

他站在戰馬旁,雙手捂著腦袋不知所措,漸漸的乾脆雙膝跪地。

他既沒有下令軍隊竭盡所能撲滅大火,也沒有動對襲擊者的追殺。

一來,火勢已經嚴重到軍隊無能為力,就算硬著頭皮滅火,手裡連拎水的木桶都沒有,如何救援呢?

二來,大火越燒越旺,附近卻是一片安靜。此處較低平的河谷處有何大量泥漿翻湧的痕跡,顯然襲擊者是從那個方向過河並繼續南下的。

阿勒蘭實際第一時間就注意到那邊的異常,然而他哪怕是用腳指頭想一想,明知襲擊者逃亡的正確方向,也不敢真的動追擊。

他能短時間內召集數百戰士拼命追殺,證明了他不是個懦夫。

只是真的嚮明顯南下的襲擊者追殺,由此引起某些亂子,可是絲毫不亞於敵對的圖爾伯爵與阿基坦貴族大舉入侵呢。

因為身份未名的“騎馬匪徒”,他們既然真的從眼前的區域過河道南下,很快就會進入

歐塞爾伯國的領地。

康拉德治下的歐塞爾伯國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強大與禍心。

那是已經虛弱不堪的特魯瓦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加之自己與對方才簽訂完盟約,伯爵阿勒蘭審時度勢地認識到不能給勃艮第人落下任何不利於己的口實。

勃艮第人的復國夢昭然若揭,康拉德似乎註定是勃艮第人新時代的英雄。

已經年老的康拉德絕,在其年輕時並非僅僅卑微的給查理曼做小狗,並非僅以一些極端的行為滿足年老的羅馬皇帝的奇怪需求,從而換來權力。

他一度活成了玩具,高階教士也要唾棄一口痰斥責其骯髒行為必下地獄,當然教士們還不敢斥責查理曼在這一問題上有任何的不檢點。

飽受通風苦楚的查理曼因而在心理上得到很大滿足,就像賞賜忠犬一塊肥肉似的,歐塞爾的大權便賞給了康拉德。

一個隱忍許久的青年突然間龍歸大海,康拉德舉目四望,覺得所有人都是敵人!

所有曾嘲諷自己的傢伙都該死。

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勃艮第,在查理曼晚年進一步拆分。以至於勃艮第的一部分乾脆送個了阿基坦貴族,或者說是查理曼親妹妹的兒子。

歐坦伯爵家族出自加洛林王室旁支,查理曼非常珍惜自己唯一的妹妹,奈何妹妹沒有自己的高壽,對過世妹妹的哀思轉化給兩個外甥的賞賜。

歐坦與奧維涅,兩個伯爵地皆由他的親外甥擁有。

外甥控制阿基坦大部分,還將原屬於勃艮第的部分土地劃歸給阿基坦。

查理曼的許多拆分領土、新封貴族的舉措,都是為了確保自己死後,被征服的地方貴族們不要再作亂!

所以,康拉德表現得與忠犬無意,心滿意足的查理曼自然而然認為這個年輕人及其家族,會永世效忠加洛林王室。

不過等到查理曼一死,在歐塞爾已經完全站穩腳跟的康拉德,他果斷開始了擴張行為。

歐塞爾伯國境內有著大量的勃艮第族人,它的鄰居勢力也多是如此。

歐塞爾軍直接武裝吞併了託內爾伯國(torodoren)、阿瓦隆伯

國(ava11on)、奧蘇瓦伯國(auxois),還毀掉了桑斯伯爵家族,侵蝕掉大量土地後僅保留了桑斯主教的一片直轄地。

歐塞爾軍又向著西方進軍,意欲完全吞併訥維爾(nevers)伯國,達到飲馬盧瓦爾河的目的。

如此瘋狂的擴張舉動完全違背了查理曼昔日的設想,但新一代的“羅馬皇帝”路易追認了歐塞爾擴張行為的合法性。

只是此舉已經嚴重威脅到了歐坦伯國的安危,歐坦伯國順勢北上,硬生生將訥維爾城奪了下來,之後單方面與歐塞爾講和。

彼時,又一次越過比利牛斯山的埃米爾國大軍,他們氣勢洶洶而來,再一次嚴重威脅到法蘭克的生存。

“虔誠者”路易審時度勢,在面臨強大外地入侵

的時期,只能要求國內陷入內鬥的貴族們停戰。對內鬥勝利者、取得優勢者,所有行為全部既往不咎,預設其成果全部合法。對於內鬥中還倖存的失敗者,就承諾將其改封。

靠著這些手段,路易順利組織龐大的國王-貴族聯軍,在以巴塞羅那為中心的戰場,法蘭克軍隊再一次挫敗了埃米爾國的野心。

有了勝利功業的康拉德,他更加坐穩了權勢。其他的勃艮第貴族看得真真切切,這樣一位好戰的貴族,已經無人可以撼動他在勃艮第貴族圈子裡的盟主地位。

歐塞爾可是短時間內吞併了合計五個伯國,這些曇花一現的小國本是查理曼故意用來分裂勃艮第的,勃艮第的勢力的確因分散而削弱,反之也極容易令歐塞爾有機會各個擊破快吞併。

被吞併者除了新生的伯爵家族痛苦外,廣大民眾與下級貴族,想想自己的身份便審時度勢擁護強大的歐塞爾的康拉德。

如此擁護,使得康拉德的勢力更加膨脹。

比起剛剛獲封伯爵時期,康拉德用了二十年將歐塞爾的領地擴張了三倍有餘。

他儼然成了勃艮第的盟主、一位無冕之王。

基於這場已經展為全國內戰的大戰,諸勃艮第貴族看清楚了,全新的“羅馬皇帝”洛泰爾其實已經無力翻盤。

勃艮第的諸位幫他是情分,為了自身的利益,只有幫助合法的皇帝,才能為自己的擴張行為做合法性背書

諸貴族出於情感,不便於承認歐塞爾的康拉德成為復國後的勃艮第王國的任國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