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
親,雙擊螢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8章 李昭回信

軒轅宗主從自己那鼓鼓囊囊、裝滿奇珍異寶的百寶袋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塊晶瑩剔透、散著神秘光芒的玉佩。他輕輕地將玉佩塞進了徐朵的手中。

“軒轅宗主,這是什麼東西啊?”徐朵好奇地問道,同時將目光投向手中的玉佩。她仔細端詳著這塊玉佩,現它的質地溫潤細膩,上面雕刻著精美的圖案。

隨著觀察的深入,徐朵心中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她驚訝地現,這塊玉佩與李昭送給自己的那塊玉佩極為相似,無論是外觀還是內部靈力流動的感覺都如出一轍。

“女武神大人,此乃吾等之誠意。持此玉佩,您可隨時蒞臨吾鑄劍冢,亦可於鑄劍冢內自由施展飛行法術。”

聞軒轅宗主之言,徐朵取出李昭所贈玉佩,沉聲道:“你給我的這枚玉佩,與我這枚玉佩,功能一般無二。”

軒轅宗主仔細端詳了一番徐朵手中的玉佩,隨後微笑著解釋道:“此乃傳送牌,乃是我們鑄劍冢精心研製的傳送法器。在多元宇宙中,但凡實力雄厚的勢力,皆擁有此物。”

“哦,原來是這樣,那真是感謝您贈予我如此珍貴的禮物。不過我平日裡瑣事纏身,怕是沒什麼閒暇時間,若無要事,我應該不會輕易前來叨擾。”徐朵禮貌地回應道。

“女武神大人,您恐怕有所誤解,我贈予您這枚玉佩,實則是為了報答您的恩情。倘若您日後對武器有所需求,無論數量多少,只需來我鑄劍冢知會一聲,我們鑄劍冢的全體成員都將無償為您鑄造武器。”

“徐朵,你這可真是佔了個大便宜啊!要知道,這鑄劍冢可是眾多宇宙中,鍛造武器最厲害的宗門啊!”么雞感嘆不已地說道。

徐朵聽了么雞的話,心中也不禁有些欣喜。她知道,鑄劍冢的武器在各個宇宙中都享有盛譽,能夠得到他們的支援,對自己來說無疑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不僅如此,我們還要為您造一個千米高的雕像!”軒轅宗主突然說道。

徐朵聞言,不禁吃了一驚。她沒想到軒轅宗主會如此慷慨,竟然要為她建造一座千米高的雕像。

“軒轅宗主,您免費幫我打造武器,我已經感激不盡了,這千米雕像就不必了吧。”徐朵笑著婉拒道。

軒轅宗主聞言,微微一愣,隨即說道:“女武神大人,您是我們鑄劍冢的恩人,為您打造雕像,是我們鑄劍冢全體成員的心願,還望您不要推辭。”

徐朵心中暗自嘆了口氣,她知道軒轅宗主是一番好意,但她實在不想太過張揚。

“他這是把你當靠山了,想告訴全世界的人,你是他們鑄劍冢的守護神。”就在這時,么雞的聲音在徐朵的腦海中響起。

徐朵微微皺眉,她當然明白么雞的意思。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多元宇宙中,有一個強大的靠山是非常重要的。而她,無疑是軒轅宗主眼中的最佳人選。

“那好吧,不過無功不受祿,如果日後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您儘管開口,不必和我見外!”徐朵明白了軒轅宗主的用意,她思索片刻,覺得鑄劍冢是個不錯的盟友,於是便答應了軒轅宗主的請求。

“那太好了!你以後也不用和我客氣,我和你父親也有些交情,你以後叫我軒轅叔叔就好!”軒轅宗主面帶微笑地說道。

“好!那叔叔以後也不要一口一個女武神大人的叫我了,您叫我徐朵或者小朵就行!”徐朵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語氣輕快地回應道。

在這一刻,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緊密相連。軒轅宗主看著眼前這個聰明伶俐、活潑可愛的女孩,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親切之感;而徐朵也對這位和藹可親、實力強大的軒轅叔叔充滿了敬意和信任。

從此以後,徐朵便又多了一個可靠的助力。

眾人又寒暄了幾句,么雞和徐朵便轉身離去,回到自己的宇宙。

臨走時,白鞘戀戀不捨地撫摸著那杆“來福”,眼眸中隱隱有淚水浮現,她是真的把七殺當成了親哥哥,所以心裡才會如此痛苦,宛如刀割。

“白鞘,看開一些吧,這是七殺自己的選擇,能造出一把揚名天下的兵器,也是鑄劍師一輩子的殊榮。他已經死而無憾了。”軒轅宗主拍著白鞘的肩膀說道,聲音中充滿了無奈和惋惜。

白鞘緩緩地抬起頭,望著軒轅宗主,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宗主,我明白。七殺是為了鑄劍而犧牲的,他的死是值得的。我會繼承他的遺志,繼續努力,將鑄劍工藝揚光大。”

軒轅宗主點了點頭,欣慰地說道:“好,白鞘,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做到。七殺在天之靈也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就在這時,徐朵和么雞割開空間,離開了鑄劍冢。他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虛空之中,只留下一片寂靜。

白鞘望著他們離去的方向,心中暗暗誓:“七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且先放下鑄劍冢這邊不談,此時徐朵和么雞已然踏入了空間裂縫之中。正當徐朵準備割裂空間之際,么雞卻出手攔住了她。

“我先回公會一趟,反正這會兒空間凍結者又進不來,我需要返回處理一下你剛才闖下的大禍。聖教在我們眼中或許無足輕重,但其背後亦有勢力撐腰,故而此事切不可做得太過決絕。”么雞一臉凝重地說道。

說罷,徐朵便沉默不語了,她現在對這個領導的印象還算不錯。

“對不起,都怪我一時衝動,給你添麻煩了。”

“不要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也不必和我客氣,時間緊急,你趕快回去,我也趕快回公會解決這件事情,我們晚上在你的酒吧見。”

“好的。”徐朵點了點頭,她明白事情的緊迫性。

說罷,么雞便割開了空間,回到了公會里。

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么雞就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椅,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隨後,么雞便開口說道:“系統,我的任務完成了,今日的獎勵是什麼?”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期待。